关键字

黑龙江鹤岗市区至宝泉岭20多公里普通公路收通行费:农民一出家门就收费,下地干活要交钱

  来源:半月谈    发布时间:2023-10-27 12:49:00

农民下地干活要交钱,一出家门就收费:这条普通公路该不该收费?

半月谈记者近期在黑龙江省鹤岗市及该市周边垦区采访发现,鹤岗市区至宝泉岭20多公里的普通公路收取通行费。周边群众反映,宝泉岭与鹤岗市区属于同一市域范围,人员、物资来往频繁。而且,该地处于重要商品粮基地,运粮车占相当比例,收取通行费增加群众出行负担,提高粮食等物资流通成本。如何破解这一问题,半月谈记者展开调研。

“下地干活还得交钱”

“距离这么近的普通公路还收通行费,我很多年没有遇到过了。”今年5月来到垦区工作的一名干部说,他曾自驾去过全国许多省份,上次遇到普通公路收费还是10多年前。“现在全国各地非高速的公路收费站都陆续取消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收费站还要保留。”

这名干部介绍,自己工作区域是典型的“农垦城”,也是北大荒集团宝泉岭分公司驻地,人口规模相当于一个镇,但消费场所、业态较少。“周末想去市区玩玩,一想到来回30元通行费就不想去了。”

“从家里出来,一出路口就得收费。”农场居民黄伟说,自己是新华农场一家饭店的厨师,女儿在宝泉岭读高中,每天早晚都得接送女儿上下学。“每天一来一回光通行费就得30元,够孩子在学校吃两顿饭了。”黄伟说,后来他办了通行费“年卡”,每年2600元不限通行次数,但他依然觉得这笔钱不该花。

该收费公路旁收费标准公示牌 / 黄腾 摄

紧邻收费站靠近鹤岗市区一侧,有宝泉岭农场经营管理的1.5万余亩耕地,种植户去耕地时必须经过收费站。种植户万桂生告诉半月谈记者,春耕秋收农忙时每天都得去地里,通行费无形中加大生活负担。“今年夏季天气变化频繁,即使不是农忙时期也要每两三天去查看苗情。”该种植户表示,他也办了年卡,“没办年卡开销就更大了,可下地干活还收钱,上哪说理去?”

种植户蒋梅反映,这条普通公路和封闭式高速公路不同:“鸡鸭鹅狗上路没人管,我们开个拖拉机过去还得交5元钱。”另一名种植户说,他曾计划收购玉米卖到省外,但最终放弃了。“一车玉米利润也就1000多元,家门口公路的通行费就要花掉好几十元,这钱花得心疼。”

垦区一些职工表示,农垦改革后逐渐去行政化,农垦城镇建设要逐步纳入地方城镇化规划,实现垦地融合一体化发展。部分职工认为:“这座收费站将周边农场与市区分隔开,与垦地融合发展方向相悖。”

普通公路该不该取消收费

整合群众诉求后,半月谈记者来到鹤岗市交通运输局了解情况。该局负责人介绍,这一收费公路于2013年扩建完成通车,省级相关部门对这一公路提出管理办法,明确收费期限截至2028年3月21日,每车次收费标准根据客货车核载人数、轴数不同从1元至40元不等。后经重新核载,收费期限提前至2026年12月31日。

“作为交通主管部门,我们理解群众对普通公路收费的不满。”该负责人表示,这一公路为政府贷款项目,收费主要用于偿还贷款,目前7亿多元贷款本息合计已还5亿多元。去年,市政府取消该公路北收费站,保留南收费站,目前南收费站全年通行费收缴约4000万元,全额上缴财政。“北收费站撤销顺应了民意,有利于改善营商环境,但政府的贷款偿还压力增加了很多,如果再撤销南收费站,压力会更大。”

普通公路应不应该取消收取通行费?2020年,由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联合发布的降成本重点工作中指出,“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回购经营性普通收费公路收费权,对车辆实行免费通行”。国务院颁布的现行《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指出,对于普通公路而言,建设收费公路需符合一级公路连续里程50公里以上,二级以下(含二级)的公路不得收费。但部分中西部省区市建设的二级公路连续里程60公里以上的,经依法批准,可以收取车辆通行费。

在具体执行层面上,交通运输部指出,中央安排专项补助资金,引导全国各地(除新疆外)逐步有序取消了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多个省份也已取消了一级公路收费。从政策中可以看出,目前尚未明确要求各地取消普通公路收费,但国家从资金和政策层面上,鼓励各地根据财政收入等实际情况,逐步推动普通公路实行免费通行。

别让普通公路成为基层负担

普通公路具有公益性。相关政府部门既承担建设职能,又要向银行融资,还要长期投入公路养护成本。专家表示,对于部分财政承压的地方政府而言,直接取消收费会加大政府还本付息压力,也难以妥善保障公路交通质量。那么,如何平衡好政府还贷压力和群众生产生活成本?

据了解,鹤岗地处我国重要商品粮生产基地,相当一部分耕地属北大荒集团宝泉岭分公司。一些种植户、粮商表示,近年来,物流成本升高对收益稳定造成一定影响,应采取有效办法降低物流成本,特别是普通公路收费问题,应适当减免或降低通行费,提供绿色通道,为粮食外运提供便利。

鹤岗市交通运输局干部期盼,中央、省级财政适当给予资金,支持农区基础设施债务清偿,加强对收费公路的统一管理,“以肥补缺、以丰补歉”,把普通公路等农区基础设施建设债务纳入粮食产销区利益平衡机制中考量,加速债务偿还以化解收费公路的债务风险。

当前,在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政策背景下,收费公路的政府融资渠道受限。业内人士建议,要健全公路融资渠道,发挥企业投融资、建设管理优势,建立分级负责、多元筹资为辅的投融资模式。可使用专属经营、土地补偿、政策优惠等手段,避免对银行贷款的过度依赖,让企业、社会资本参与建设管理,推动普通公路建养良性循环。(半月谈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