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疫苗关系儿童生命安全 应保证家长知情权 开启维权通道

  来源:熊志    发布时间:2018-07-25 12:57:00

    问题疫苗风波还在持续发酵。7月22日,在流入约210000支问题疫苗的河北,有媒体记者追问具体流向时,省卫计委与食药监局却踢起了“皮球”,卫计委称,回应均由省食药监局牵头负责,他们配合;食药监局则表示,这些工作及情况省卫计委负责也最清楚,“没有接到通知说这些问题由我们回应”。

       长春长生疫苗风暴,始于国家药监部门的处罚通告,在第一轮的报道中,涉及的记录造假的狂犬病疫苗,因为尚未出厂和上市销售,波及范围得到控制。但时隔几天,吉林食药监部门的一份处罚决定,将给婴幼儿接种的百白破疫苗造假旧案带了出来。被判定为“劣药”的百白破疫苗,早已上市销售,接种无效疫苗,已经成了受害面极广的既成事实。

       疫苗风波引发恐慌情绪蔓延,对家长来说,焦点就是问题疫苗的流向。作为责任部门,河北当地的卫计委和食药监部门,却一度对媒体三缄其口,这种敷衍态度让人失望。哪怕一时间拿不出数据,也该坦诚回应,而不是相互甩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时隔一天,此前推诿塞责的河北官方,公布了相关信息,问题疫苗流向石家庄、廊坊和定州三市,共有143941人使用。与此同时,山东也查明了流向、库存,波及8个市。另一个问题疫苗的流入地重庆,表态将对接种问题疫苗的儿童进行补种,但并没有公布流向。

       公布疫苗流向,避免信息封闭造成恐慌蔓延,是基本的底线要求。从事故善后层面来说,流向公布还只是第一步,同样紧急的问题是,问题疫苗到底有没有致害?

       上述几个地区卫生计生委部门称,未发现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增高。其一这是宏观数据,它反映不了个案中问题疫苗与异常反应的因果关系;其二只是谈异常反应,所防治病种的发病情况,目前依旧缺少数据。现在就问题疫苗的后果下结论,为时尚早。

       值得一提的是,百白破问题疫苗,去年10月27日被立案调查,11月国家药监部门通报,距离孩子接种问题疫苗,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这种关乎儿童生命安全的滞后反应,正是家长恐慌的来源。

       2016年修订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不仅疫苗生产企业需要完整的生产、销售记录,接种单位也得按照规定对接种情况进行登记,并向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卫生主管部门和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报告。换句话说,只要登记制度执行到位,疫苗的流向至少有两方面可以溯源,一是企业,一是接种部门。

       此次各地在舆情持续发酵下,终于公开去向,但整个事件值得追问的点依旧不少。比如,之前对两家企业的调查,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布销售记录?国家药监部门通报处罚结果后,各地的接种单位,为何没有启动补种善后,一拖拖了大半年?

(儿童在接种疫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疫苗是关系儿童生命安全的底线行业,没有理由信息封闭,把家长蒙在鼓里。如果长春长生没有因深喉爆料而曝光,别说生产记录造假的狂犬疫苗,百白破疫苗造假前科,可能都会沉寂下去。假疫苗立案八九个月后,迫于舆情压力,才有地方公布接种信息,这本身已经是高度滞后。信息不公开,或者推诿塞责,家长们的知情权得不到保障,维权也无从谈起。

       疫苗从生产到接种本来就该有完整的信息库,出了问题家长可以实时查询,媒体能够第一时间调取流向信息。一旦有相关的造假事件,应该立即启动排查善后机制,而不是拖延或者隐瞒,等到媒体揭露才开始善后。信息不透明的环境,当然会催生泯灭底线的食利企业。

       现在山东、河北、重庆都表态,要给接种无效疫苗的孩子进行补种。能够及时发现问题,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但这些孩子和家长是不是只能被动接受多接种一次的无妄之灾,对于这些孩子是不是应该有所补偿?保证家长知情权,开启适当的维权通道,让不良企业付出更多法律和经济层面的代价,有助于倒逼企业的自觉,倒逼整个疫苗监管体系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