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广州华林派出所便衣陈警察与女律师孙世华谁在撒谎造谣?

  来源:搜狐    发布时间:2018-10-13 16:04:00

   10月5日,广东女律师孙世华写网文自曝,在广州荔湾区公安分局华林派出所,沟通代理人取保候审事宜时,她被民警掐脖、在办案区被迫脱光衣服做检查、被审问6小时后无结论获释。

事件曝光以后,10月10日,广州公安发布通报表示,督察部门展开认真调查,调取翻查视频录像、走访询问相关人员等,不存在孙世华等3人被民警殴打和羞辱的情况。

广州警方通报称,不存在孙世华等3人被民警殴打和羞辱的情况。(网络截图)

此前,孙世华曾要求警方公开监控录像,被广州市公安局督查告知须向事发派出所申请。截至本刊发稿,广州警方尚未公开相关执法监控视频。

律师称被民警掐住脖子

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了解到,孙世华有着近20年的律师生涯,但一直以商务案件为主,辅以少量的民事、劳动案件。代理周建斌和李小贞夫妇的案子,是她第一次办刑事案件。

周、李夫妇是广州市荔湾区居民,因拆迁补偿问题多年上访,并曾因此被判刑。此次,周、李夫妇以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再次被刑拘。因孩子年幼,李小贞取保获释。

9月20日,孙世华和李小贞,以及警方通报中与案件无关的张五洲一起到华林街派出所,沟通周建斌取保候审一事。

“3点多到的派出所,身穿一件白色T恤的男子自称是办案民警,说‘李小贞你先进来,我要传唤你’。”李小贞对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回忆起当日下午的情景。白衣男子自称姓陈,是办案民警,给了她一份书面传唤通知。

作为一名第一次办刑事案件的老律师,孙世华告诉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他们开始没想到是传唤,一直认为是约谈。也因此,李小贞才会带着1岁多的孩子去派出所。

看到李小贞抱着孩子进了办案区,孙世华立刻向白衣男子说明,自己是周建斌的代理律师,想递交一份取保候审的申请。该男子让她去旁边等,孙世华便在大厅里等到了下午5点。

孙世华称,当日自己只是去派出所商谈取保问题,忘记带律师证,但其余委托手续俱全,且有律师证复印件,警察对其身份并无异议。

因为等的时间有点久,孙世华让大厅里的一位女警将白衣男子叫出来,打算询问如何递交取保候审的申请。白衣男子出来后,孙世华看到对方未穿警服,且气哄哄地大声吼叫,并将工作证反扣在胸前。“我有点生气,就要求他提供姓名和警号。”

按照孙世华的说话,对方突然暴怒,拿起工作证扔出去,转身就走。转身过程中,被扔出的工作证弹了起来,孙世华下意识地举手遮挡,遭到警察指控其 “袭警”。“其他警察从四面八方跑过来,他掐住了我的脖子。”

孙世华向记者强调,自己全程没有碰到他的工作证和身体。

张五洲是目击者之一,她告诉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自己看到白衣男子掐着孙世华的脖子将她顶在墙上,“就好像东西要掉下来,把它顶在墙上。”

在审讯室里的6个小时

孙世华称,被掐脖后,她没了意识。被带入办案区后,才恢复了一些神志。

“(警察)让我在办案区站着,六七平方米的屋子里,有三到四个民警进进出出。旁边有监控录像,还有打指模、拍照的地方。”

据孙世华透露,之后,民警要求她脱光衣服做检查。

直至今日,孙世华依然倍感屈辱,不愿意对记者回述屋子里发生的细节。

孙世华撰文自曝遭在派出所受辱经历。(网络图)

她在回忆文章中写道:陈警察没收了我的手机等所有随身物品,厉声喝令我脱光衣服,理由是怀疑我藏有凶器。在办案区一个角落里,两男警拉起一块小布帘,象征性地把我和办案男警们隔开。我面墙背帘站着,那个大厅接待的中年女警进来,严厉地不断斥骂逼我脱衣,直到我脱得一丝不挂。旁边男警说了句什么,她才满意地喝令我蹲在地上。我感到背后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我含泪哀求了几分钟后,被允许穿上衣服。

李小贞路过办案室时看到,“两位民警,白衣服(男子)在屋子里面,一名男目击者也在里面。我看到孙律师的脸很红很红,眼睛也很红。”

孙世华感觉,整个脱衣、裸身过程持续约二十分钟。

随后,她被拍照、打指模,又以怀疑吸毒为名,强制验尿。事后她才知道,这是刑事拘留、判刑的前奏。

而此时,因为拍摄视频被带入办案室的张五洲也称见到了孙世华,“她就坐在审讯室转角的凳子上。后来又被喊去打指模,她就很顺从了。”

孙世华称,之后她在审讯室审了约6个小时。当晚11点50分左右,孙世华被释放,未收到派出所任何口头和书面说法。

法律人士呼吁公开执法视频

9月21日凌晨1点左右,孙世华和同事、家人返回华林派出所,拨打110报警投诉,要求110依法派员到场,调查并固定现场录音录像证据。

凌晨2点30分左右,荔湾区公安分局两名督察警官到场,对孙世华做了询问笔录,保证录音录像证据不会被篡改、湮灭,并承诺当天即出调查结果。

当天,孙世华未收到荔湾区公安分局督察的任何讯息。

至于孙世华申请公开案发现场的录音录像证据,广州市公安局督察告知她,必须向华林派出所申请公开。

10月9日,广州律协发布关于孙世华律师事件的情况通报称,广州律协收到孙世华律师及其所在律师事务所提交的维权申请,立即启动维权程序,将依法维护律师的执业权益。

广州律师协会成员姚忠平告诉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目前律协正在开会讨论孙世华律师受辱一事。律协会在一天左右出一份正式的文件,现在不便透露细节。对于律协是否要求警方公开监控视频,姚忠平未正面回答。

广州律协就律师孙世华事件发文称,将依法维护律师的执业权益。(网络截图)

10月10日,广州警方发布通报称,督察部门展开认真调查,通过调取翻查视频录像、走访询问相关人员等,不存在孙世华等3人被民警殴打和羞辱的情况。

通报称,9月20日下午,荔湾区公安分局华林派出所在依法侦办一起刑事案件时,孙世华自称该案犯罪嫌疑人周某的代理律师,未提供有效律师证件,和其他两人一起要求办理周某取保候审法律手续。

办案民警到场后向其出示警察证表明身份和告知其办理程序时,孙世华以查看民警身份为由,伸手拉扯民警挂在胸前的警察证。另外两人用手机在派出所内拍摄警务工作,起哄吵闹、辱骂民警,经民警口头制止仍不听劝阻、继续拍摄。

孙世华等人的行为已涉嫌扰乱单位秩序,为此民警依法将3人口头传唤带入该所办案区,按照程序规定进行人身安全检查、信息采集、询问调查等工作。

10月10日上午,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电话联系华林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情况交由广州市公安局答复。记者致电广州市公安局询问孙世华事宜,工作人员让记者联系其宣传科,但截至发稿前,宣传科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对于广州警方的通报,法学专家和部分律师表示,社会高度关注的渉警舆论事件,没有第三方的调查,而且警方不公布监控视频,缺乏可信度。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金宏伟向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表示,“人身检查也不是随便就脱衣服的,警察要求脱衣的理由是什么?公告里回避了。如果随意要求脱衣检查,肯定是违规的。”

“我一个中年妇女对一个青壮年警察,我在派出所大厅去袭击他,这不符合常理。他一下(将工作证)甩过来,我下意识地一举手,他就开始说袭警,就这样一个过程。”孙世华有些气愤。

她告诉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现在警方连脱衣服都否认,这种伤害等于再一次被脱光衣服,她要求公开监控录像。

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汪璟璟

责任编辑:聂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