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河南南阳:铂金时代楼盘烂尾,400多户业主筹款7600万元自救陷泥潭

  来源:极昼 文|李晓芳 编辑|王珊    发布时间:2020-11-20 12:53:00
曾经有业主提出过顾虑。这时,王建成会在群里说,“别再忧虑了,也别想那么多,可以交尾款了,然后就等收房。”这是在说服业主,也像是在不断告诉自己:要相信这个决定。脾气暴烈的自救业主直接怒斥提出顾虑的人,你是不是开发商的水军,跑来动摇军心的?你不想参加自救,你退房走人。

顾虑的声音在群里越来越少。

50岁的业主侯保军一度不愿意参与到这场自救运动中,他强调不是自救不对,“他开发商没有钱,政府也不可能拿钱给你盖楼,也只有自救短期有效。”但在自救的具体实施方案上,他与几位业主代表有了分歧——业主代表一致同意,筹到了钱马上用于复工盖楼,侯保军却认为直接拨款给开发商或许有风险,筹到的钱先用于补办楼盘缺失的五证,“任何项目都是先证后建”。

然而侯保军的建议遭到了一致否定,“而且给我扣了一个开发商卧底的帽子,给我踢出去。”他索性不再参与铂金时代项目的所有事宜。但在2018年10月,他还是筹了30万,补齐了全部尾款。

当时是自救委员会发起的第三次筹款,在前两次筹款中,业主筹集的资金已经超过当初约定的4500万,然而开发商依旧说“钱不够”,他们告诉业主们除了盖房,楼盘还需要一笔资金用于办证。开发商要钱的理由反反复复不过两个,一是建筑材料和人工费都上涨了,二是办理房产证还需要一笔额外的资金。

业主们几次提出异议,结果无一例外,开发商给不出确切的数据和清单,也不愿意垫资,楼盘再次停工。

“开始两年,光停工就停了三四回,拨款拨了十几次。”王屯说。业主手上没有任何筹码。“我们已经上了贼船下不来了,不拨款就停工,难道让房子第二次烂尾吗?”

2018年10月,有业主代表给侯保军打电话,说这次筹钱用于办证。侯保军一直赞成筹集尾款后,先办证再建房,他同意补交尾款。

但业主代表还对侯保军说了一句话,“你要是不交尾款,这个房子就会被开发商收了,不会给你。”

回忆起业主代表说的话,侯保军依旧有点愤怒,他压低了声音,“这话他们不应该说,作为一个业主代表这样说不合适的,你这是站在开发商的立场了。”

不止侯保军一个业主听过这番言论。大约从2018年年底开始,许多业主有了新的担忧,一位女业主这样描述,“当时有人说再不交尾款,可能房子会被收了。然后又担心,这楼盖得差不多,到时工作组撤了,真把房子收了,也不能再找政府给你解决,可能会说当时让你交钱的时候怎么不交?”她赶在年底前借了一轮亲戚,刷信用卡凑了几十万交上尾款。

从2017年复工开始,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或被鼓动着加入这场自救,承诺在一笔又一笔尾款打进账户时被不断抛出——交房日期从10个月推迟到明年,又变成每年的五一说能交房,然后是十一,十月底,年底……每年循环往复。每个人最初都以为将迎来新的希望,直到真正踏入,才发现这只是另一个无法逃离的漩涡。

开发商在2018年发出的筹款通知 受访者供图

“我们就像一群猪一样”

时停时建中,原定的10个月工期拉长到三年,铂金时代依靠业主筹集的尾款大致完成建设,具备入住条件。交房日期最终定在10月31日。

许多业主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这几乎成了一种本能,在一次又一次落空的承诺里养出来的本能。王屯说,他和其他业主在一个月内找了三四次政府领导小组,几乎每周去一趟,不信任里又隐隐含了一丝期待,万一是真的呢?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