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河南南阳:铂金时代楼盘烂尾,400多户业主筹款7600万元自救陷泥潭

  来源:极昼 文|李晓芳 编辑|王珊    发布时间:2020-11-20 12:53:00
王建成对交房早就不抱期望,几天前,他就断定,“按开发商的往常做法,10月31日肯定交不了房。”他想的是,开发商或许又会继续推迟交房日期。

他没想到,这一次,开发商不再推迟交房,而是提出了涨价。

10月30日,开发商承诺交房的前一天。一份交房流程在业主群里传播,其中交房费用一项写道:“铂金时代项目自救的范围不仅仅是达到房屋交房的条件,还包括办理房屋产权证,但业主们未交的房款仅够支付工程款。为了能够使所有业主办理房产证,实现房产增值,每平方米房价向上调整850元,专用于办理房产证,不愿意调整房价的业主,可以原价无条件退房。”

王建成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要钱不要脸的畜牲!我们拨款盖房子,房子还要加价,这不是拿我们的拳头捣我们的眼窝?”

业主收到的涨价通知。李晓芳/摄

几乎所有业主都在10月31日这天聚集到铂金时代的工地门口,有人清晨5点起床,一路换乘公交,从周边村镇赶到南阳市,有人还在外地打工,只能托亲戚过来看一眼情况。每个人都苦着一张脸,一筹莫展。有几个业主嚷着要跳楼,有人跟着附和,十几个人呼啦啦簇拥着爬上五层。但这只是一场没有人在意的独角戏,只有工地的门卫捧着保温杯,边呸呸地吐掉茶叶残渣,边露出一抹看戏的笑意。

60岁的蔡群芳嘴唇有些干裂,一绺一绺白发从头顶冒出来。她站在工地门口,有些茫然,“咋又要涨价?啥时候能交房?”

蔡群芳的这套房子是借遍亲戚才凑够了首付,为小儿子买的婚房。房子烂尾后,蔡群芳跟亲家说,这是开发商出了问题,亲家不信,“该不是你们找借口不愿意买房吧。”蔡群芳气得哆嗦,气亲家,更气那“该遭劈的无良开发商”。房子烂尾没多久后她就得了偏瘫,躺了两年才慢慢恢复,后遗症至今明显,时常觉得关节痛,说话颠三倒四。

她病了两年,手机也用不太利索,很少参与业主的维权活动,一直是儿媳妇关注着房子的最新进展。今年一月,开发商再次贴出公告,表示住宅部分已经基本施工完毕,正在进行清理和维修工作,预计春节后可竣工验收。开发商当时宣称,年后将是最后一次收缴尾款,用于办理房产证。儿媳妇把公告转给她,跟她说这回可能真的要收房了,可以把尾款补上了。

蔡群芳搞不清其中的诸多弯弯绕绕,她只想尽快拿到房子的钥匙。因为这套房子,儿子儿媳结婚后,每年过年回家都要大吵一顿,闹离婚。今年由于疫情,待在家的时间更长,两人吵得更凶,一度闹上法院。

她和老伴一起借了高利贷,付清了尾款。疫情一过,老伴就去了青海打工还债。她守在村里,借住在哥哥家,得知10月可以收房,她“高兴得不行了”,隔几天就坐着城际公交,来回耗费四个多小时到南阳市,查看房子的进展。每次到城里,坐公交就得花上13元,她不舍得花钱吃午饭,带一瓶自己灌的白开水,看一眼房子,听其他业主说一下最新情况,再坐公交回村里,给自己下一碗面条。

10月30日晚上在群里看到房子要涨价的消息,蔡群芳不相信,还是赶了最早的一趟公交进城,“开发商承诺过的呀。”她站在工地门口,重复着这句话。

业主自救委员会也不管用了。2019年7月,开发商突然向公安局报案,以敲诈勒索罪控告五位代表。其中一位代表的丈夫陈万金说,最初作为启动资金借给开发商的200万成了“代表敲诈开发商”。复工后,业主和代表们自愿在工地值守,开发商前后拿出20来万,说是劳务补贴,值守的业主一天能领100元补贴,这也成了业主代表敲诈勒索的“证据”。

有人怀疑,这是开发商蓄意报复。2019年1月,业主发现大楼6层开始加盖违建,业主代表带着其他业主24小时在工地值守,要求拆除违建,并暂停拨款,“挡了他们的发财机会了”。那一次停工足足持续了半年。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