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河南延津县石婆固镇宅基地改革:“祖业”开始收费,女性无权分地

  来源: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 责任编辑 何海宁    发布时间:2020-11-24 16:51:00

关注此事的网友刘莉莉( 化名 ),打小生活在河南农村。她判断:167平米完全不够用。“拿掉院子、放农机设备的地块,一家几口人住,够呛。”

让刘莉莉心里不是滋味的,是超出起征点的部分,每年还需收取有偿使用费。收取对象包括两个部分:“一户一宅”中超标准占用的和“一户多宅”中的“多宅”部分。

公开信称,以起征点为基础,一共分为五个层级:超出50平方米以下,每年2.5元/平方米,依次阶梯上涨,超出201至300平方米的部分,每年20元/平方米。超出300平方米的部分,则“建议村委会收回”。收来的钱并非要层层上交,而是“纳入村级账户管理”,用于村庄改造以及宅基地退出补偿。

不过,公开信在网络上引起的舆论风暴并没有波及小镇。当南方周末记者11月12日来到石婆固镇时,处于风暴眼中的小镇十分宁静。外地来的汽修工对改革内容一无所知,本地的超市老板则会嘟囔两句:“全国都要改革,又不是只有我们这儿。”一位五金店老板还热情地介绍:“东边的长垣市早开始了。”

年轻一些的村民会摆摆手:“每年缴纳的,不过是一顿饭钱。”他们说,当初大队分下来的宅基地,只要没有多占,基本上超不了多少。而闲坐在家门口的老妇人会感叹一句:“房子和地都归小孩了,即便要交钱,也和我没关系。”

村民中不乏改革的支持者。一位梨园村的中年男子向南方周末记者说:“以前村里有人占了那么多宅基地,现在收他们的钱,有何不可?”随后指着镇子南边说:“你可以去看看那些老宅子,院心大得像广场。”

只不过,在石婆固镇的主干道之外,那些延伸到原野尽头的田间小道上,窃窃私语也在蔓延。

在集北村村委会门口扎堆闲聊的老头,最近时常在小声争论:当初公开信的落款,到底写的是河南省、新乡市还是延津县?

“如果是镇里的决定,权力太小,怎么能自作主张?”在老人们倚靠的米黄色墙上,公开信已经被人撕毁,右下角“石婆固镇农村宅基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字样已经辨认不清。而当看到有生人靠近,老人们会重新归于沉默。

2

盘不活的宅基地

在河南农村,生活紧紧依附于土地。

石婆固镇土地上生长的小麦远近闻名,当地农妇会将黑豆、芝麻裹进面团,蒸出拳头大小的花卷当主食。当地男青年们要是想娶媳妇,也需要一块宽敞的土地,起一栋新房。但近几年来,石婆固镇胡村村支书马坤发觉,已经没有富余的土地可以分给年满18周岁的青年了。

中国农村长期实行“一户一宅、无偿取得、长期使用”的宅基地制度,发展到今天,农二代、农三代的土地逐渐减少,土地集中在农村大户手里,“一户一宅”逐渐演变成“一户多宅”。而闲置的宅基地宁可荒芜,农户也不愿交归集体。

在石婆固镇,有些荒废的宅基地近乎垃圾场。李宗泽认为土地问题无形中走入一个怪圈:“土地不够用,企业进不来,年轻人分不到。土地其实也很多,可大家宁可花钱找人清理垃圾,也不愿放弃宅基地。”

为什么不愿退?在胡村,马坤将南方周末记者领到一处荒废的庭院前,灰瓦青砖的房屋与周围挺立的宅院格格不入,院落里每一寸土地都种着青菜。据马坤介绍,农户主多年前被儿子接到市里居住,很少回来,宅基地让给了亲戚种菜。即使如此,农户也不愿“放手”。除了传统观念的束缚,“说白了,村里没钱,农户退了,除了附着物补偿,还能拿到什么好处?”马坤无奈。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