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河南延津县石婆固镇宅基地改革:“祖业”开始收费,女性无权分地

  来源: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 责任编辑 何海宁    发布时间:2020-11-24 16:51:00
国家早已在着手解决这一问题。2015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随后选定33个宅基地改革试点,与延津县相邻的长垣县位列其中。

5年以来,长垣在土地制度上进行过多种探索,还曾尝试将退出的宅基地出租,让村小组平分收益。如今已成县级市的长垣,已经成为河南宅基地改革的标本。据当地媒体2020年11月17日报道,长垣市已收取宅基地有偿使用费近6800万元。

对村民而言,公开信中最大争议点在于收费行为是否合理。“宅基地不是祖产,农户只有使用权,村集体拥有所有权。”李宗泽解释。

实际上,2015年的宅基地改革,就包括对“宅基地有偿使用”的探索。最近,2020年10月21日,在农业农村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意见的答复中又一次提到,要“继续探索宅基地有偿使用制度,规范有偿使用的标准和方式”。

“民不患寡患不均。”镇里的官员将这句话视为收费行为能带来的社会效应,一名官员称,“宅基地面积少的,看到面积多的交了钱,心理也更平衡。”

另外,马坤还期待着宅基地收费能真正盘活宅基地退出机制:“农户放弃宅基地,村里也有钱去补偿。”

石婆固镇印制了250多条横幅,并将宣讲政策材料发放到各村广播站,但收效不高。(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图)

3

被误解的改革

“假设收费是国家支持的,但收多少是不是国家没规定?”68岁的集北村村民孟庆春说自己被“欺负”过两次:18年前,集北村整体搬迁,“不管你在老村有多大的宅基地,到了新村人人都是4分地。”当下,如果按照167平方米的划线标准,约等于270平方米的4分地,显然超标了。

针对收费的标准,村民议论四起:村干部交得少;想让村民交多少,都是村干部说了算。

不少村民抱怨,需要交纳“大几千”,乃至上万元的费用。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后却发现,大家并未理解阶梯收费的含义:村民往往直接用20元/平方米的最高标准,乘以自家宅基地超167平方米之外的部分。

同样是胡村村民,经常到村里参加大会的村民代表崔杰笑称,“把167平方米当做起征点是错的,村民们连起征点是多少都没搞清楚。”

“167平方米是新受理宅基地申请的审批额度,但并非是起征点。”李宗泽承认,网络上曝光的公开信,因时间紧凑,“措辞确实有不严谨之处”。据他回忆,2020年10月10日,县里组织赴辉县观摩宅基地改革推进会,5天之后,石婆固镇就召开改革动员会。

事实上,宅基地超占收费的标准设置,各村有充分的自主权。“每个村最少要保证有70%的农户不用缴费。”李宗泽表示现阶段摸底还未结束,很难确定各村的起征点,“以集北村为例,如果70%的村民都是4分地,那起征点可能就定在4分半、5分。”

面对改革方案,年龄是导致“误读”的因素之一。“完整的改革方案都发到各村的微信群,会玩手机的年轻人,即便有问题也会马上问。”李宗泽说。但在微信群外,获取信息量较少的老年人,仅仅被“收费”二字牵动着神经。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