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河南延津县石婆固镇宅基地改革:“祖业”开始收费,女性无权分地

  来源: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 责任编辑 何海宁    发布时间:2020-11-24 16:51:00
为了宣传宅基地改革政策,石婆固镇政府先后印制250多条横幅,并将宣讲政策音频材料发放到各村广播站,但收获的效果并不理想。

空心化也在加深误解的裂隙。“村里开党员会,四十多名党员,有一半在外务工。”马坤原本想让党员向群众宣传改革政策,不料“每次开会,人很难到齐”。

另一个可供参考的案例是,2019年,楚雄师范学院教师杨富茂在研究大理农户宅基地流转意愿时,曾对251户农民的态度进行分析。最终发现,农民年龄每增加1岁,对宅基地确权工作评价降低0.231。在研究中,杨富茂认为这和老年人的“恋土情结”有关。

在一份更加完整的石婆固镇改革方案中,原本计划从11月1日开始收取宅基地有偿使用费,但南方周末记者得知,该项举措迟迟未能实施。“你们都来采访报道了,这事儿肯定暂时动不了。”孟庆春笑着说。

一位新乡市政府工作人员认为,地处中西部地区的城市,有改革的魄力实属难得。为此,他还给南方周末记者举出《韩非子·说林上》的例子:“横着、倒着、折断,杨树都能生,但举十人之力种下的树,只要被一个人提出反对,把树拔了,树也就难以存活了。”

4

无法依附土地的女性

石婆固镇名字的由来,与一位名叫“石婆”的女性有关。传说,汉文帝时,此地紧邻黄河,水灾泛滥,久治不绝。名叫石婆的老妇献计,以竹编笼,再辅之石块,最终成功堵住河口,为表纪念,定名“石婆固”。

在如今的石婆固镇上,女性忙碌身影出现在超市、饭馆和童装店中。不过,聊到宅基地改革的话题,她们却会忽然沉默。

南方周末记者在和崔杰聊宅基地改革时,崔杰儿媳刘蕊(化名)在一旁静静地听。

刘蕊在镇里与丈夫合作经营一家广告公司,她无法理解,外界对“女生无法继承宅基地”质疑点在哪。正如在大部分石婆固镇的妇女看来,这甚至“称不上是一个问题”。

“农村一直都如此,女儿毕竟要出嫁。”刘蕊反问,“父母就一块宅基地,如果生了一男一女,男孩分到宅基地,不也是与另一家的女孩共享吗?”

不过,私下里,刘蕊也会和姐妹们讨论,在看似尊重农村风俗传统的制度设计之下,仍有特例存在。“一个女生,如果和丈夫离婚,是不是连住的地儿都没了?”

“任何特例都有可商议的空间。”马坤结合胡村的情况,给南方周末记者举例:“生了两个女儿,大姐出嫁后,小女儿一般会选择让丈夫入赘,最后老人的宅基地也能留给小女儿。”至于离婚的情况,马坤则坦言:“农村的情况不一样,男人女人最后总是会结婚的。”不过,如果真出现“离婚没地儿住”的特例,“村委会商议上报,一定会保证户有所居”。

但是,村里和网上形成了耐人寻味的观点反差。一直在省外念书的刘莉莉陷入深深的失落中,“女性无法真正依附土地,她总是要进入一段关系之后,才能站立在自己的土地之上。”刘莉莉眼中,这样的“关系”既是女儿,也是妻子——唯独没有“女性”的位置。

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就提到,要“切实保护妇女合法权益”。同年,在原国土资源部印发的关于宅基地确权登记的通知中,农村妇女的宅基地权益,要求“应记载在不动产登记簿及权属证书上”。

不过,“从夫居”的传统根深蒂固。2018年,全国妇联原副主席崔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过一个数字:“有80.2%的女性在宅基地使用权证上没有登记姓名。”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