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为上海运送保供物资的三位货车司机艰苦奋斗五十天

  来源:狐搜 文|魏荣欢 编辑|毛翊君    发布时间:2022-04-29 12:39:00

困车里保供上海50天:睡觉被赶6次换5地 怕困用烟头烫醒自己

摘要:住在车里的50天,李光辉见不到同事,唯一打交道的是一位七旬大爷和一只狗。他们相遇在上海郊区的废旧工厂,李光辉深夜落脚大门外,老人独自隔离在门房里。天亮后,通过一个有花瓣落下的窗口,两座孤岛看见了彼此。他们交换热水和食物,之后李光辉有意往来不下15趟,不见的日子两人通话问候,互成寄托。

在封控前,许多司机都做了留在车上的决定。他们大多从外地来,已过而立之年,挂念孩子上学和买房等问题,担心隔离在自己小区没法养家糊口。之后的近两个月,他们穿梭上海城,有人在等红绿灯时险些睡着,甚至用烟头烫醒自己;有跑外省货运的司机改做市内保供,晚上跟着导航误入被封控的小路,进退两难。运力紧张的情况下,以前五六百元的订单被抬到上千元。

他们车厢里运送的蔬菜水果满了又空,自己常是一天吃不上饭,或大雨夜车子出了故障被困路中。即便不想做了,也需要定点居车观察14天。

以下是三位保供司机的讲述。

“我叫他大爷,他叫我小李。”

李光辉,网购平台物流司机,目前住车上50天

三月底有天半夜,我在青浦区干完活去测了个核酸,之后拐到5公里左右的废旧厂区,在门口水泥空地上停车睡了。

我主要是送蔬菜生鲜的,从郊区的大仓库运到分散在小区附近的前置仓。疫情严重后单量开始往上翻,之前我一天送两趟,现在四趟。给我排的是凌晨三点送,两趟基本就送到早上八九点了,休息两小时又去做核酸,下午三四点再送两趟,一般夜里零点结束。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