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2014年以来至少33人冒死淘金中毒身亡

  来源:搜狐 极昼  发布时间:2022-01-13 14:31:00

资料图

“俺也不懂”

宋明的哥哥赶到潼关时,宋明已经躺在太平间里,脸和嘴都是乌的,“法医说都不用解剖,一看就知道是中毒了。”老杜的妻子也从湖北赶到潼关。他们找政府讨说法和赔偿,工作人员说,这属于私自开挖偷盗。他们又找矿区,对方不管,因为是废矿。

判决书上写明,三名死者及伤者李万胜均属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坑口内积极参与烧活性炭的非法提金活动,没有预见危害结果,其本身应当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

宋明的哥哥担心过他,他一直在老家工作,从未去过外地,也没下过矿。宋明安慰哥哥,老板说了会管他,给他发钱。“我们都不懂啊。”宋明哥哥说,家属们大多不知道违法,在潼关到处跑,僵持了近半个月,最后政府给宋明家掏了火化费,给了500块钱路费。老杜妻子坚持将丈夫的遗体运回老家,最后不知是哪个部门出钱叫了辆救护车。

李万胜从金矿逃出来后,一共做了6次手术。从潼关到老家嵩县的医院,他断断续续住了将近一年。起初一个月还能走路,渐渐下不了床,膝盖最终没保住。后来他又到了洛阳正骨医院。医生说安个东西可以正常走路,但要几十万元。他没再细问,马上就说不做了。

2020年6月2日,案件在潼关县人民法院立案,投资人和“洞主”被指控过失致人死亡罪,分别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和四年,两人共同承担了三名死者的部分丧葬费,和李万胜近15万元的损失。

开庭后,投资人家属找到宋明的哥哥,两家律师从中调解,大意是“如果不闹了就给钱,不愿意的话一分钱也没有”。宋明哥哥想,人已经死了,还不如要钱,签了谅解书,拿到12万元。判决书显示,双方就赔偿达成协议,宋明亲属对被告人行为表示谅解,并自愿撤回附带的民事起诉。

“俺也不懂。”宋明哥哥说,当时看了谅解书,不知道什么意思,只记得事后得知自己的律师与被告方律师认识,他觉得被骗了。在我们一个小时左右的交流里,他说了13次“俺也不懂”。他和弟弟都小学没毕业。在这个团队里,李元成念到了初中,李万胜只上了小学二年级。只有一人拥有大学学历,就是投资人,大专文化程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